CBNData-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
金毛SIRI之死背后,舆论风口上的宠物托运还在混乱中疯长
金毛SIRI之死背后,舆论风口上的宠物托运还在混乱中疯长

说到底这是一个服务行业,如何服务好宠物,服务好宠物主才是行业的标准和要求。

陈晓

创业邦

2021.07.21

图片来源: unspalsh

一条生命的逝去,会带来行业的改变吗?

网友“亚瑞蒂奥”在其宠物狗Siri因托运发生意外死亡后连发多条微博。其声讨说,为了让自己养大的一只金毛犬从南京回贵阳,其此前联系了一家名为“广州帮帮宠物托运”的宠物托运服务商,并支付了近3000元购买宠物空运托运服务。

然而该服务商却“收了空运的钱,走了陆运,导致狗在车上中暑死亡”。

看到这个消息,言语萌宠的联合创始人徐棋心情很复杂,他对创业邦说。“震惊的是,一条生命的逝去,又心痛又惋惜。但是宠物托运这个行业的阴暗面终于曝光了,能够在社会舆论的监督下,促进行业的良性发展。”

悲痛的宠物主人声泪俱下的控诉引起了广大网友的共情,将不为人知的宠物托运行业阴暗面公之于众。

随着宠物行业的蓬勃发展,很多孤独的城市年轻人选择养宠物,并把它们作为家人一样看待,携宠出行,节假日返乡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宠物托运。

在宠物经济的浪潮中,客单价高、市场前景大吸引了许多宠物和物流行业的人涉足宠物托运行业,但也面临着高风险、宠物保险不完善等问题。宠物托运尚未成为风口,就先陷入舆论风波中,这个新兴行业将何去何从?

在分散和混乱中疯长

1990年代,宠物文化开始进入中国,那时纯种猫狗价格昂贵,很多宠物主亲自坐飞机、开车接送宠物,宠物托运尚未形成较为开阔的市场。

大致在2006年前后,宠物托运开始在中国兴起,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动物繁育行业的崛起为宠物托运行业提供了市场,宠物店购买等成为主要的消费人群。

在云南经营一家猫咖的大龙,从今年2月开始接触宠物托运,几乎每月都要从辽宁买纯种的猫咪托运到云南,全部都选择空运的方式。

“辽宁那边的猫品种纯正,价格实惠,很多宠物店都是外地购买。我们已经花了几千块买宠物了,就不差那些运费了。”大龙对创业邦说,由于订单量稳定,大龙可以跟运输公司压缩到每只宠物几百元的托运费用。

“空运对宠物来说,是最舒服的方式了,速度快,飞机舱氧气也充足。”大龙说,空运过来的猫咪大多状态都不错,曾经他也用陆运的方式托运过金毛,宠物的状态明显要差很多。

然而并不是所有需要托运的宠物主都能选择空运,由于航空路线的限制,航空公司对于托运宠物种类、重量的限制等,只能选择陆运的方式进行运送,也诞生了类似宠物专车,宠物巴士等托运业务。

曾经在互联网大厂工作的徐棋,也是一名宠物主,在面临自己宠物托运的难题时,了解到宠物托运行业。

出于对宠物行业的热爱和对宠物托运未来的看好,徐棋选择降薪加入言语萌宠,成为联合创始人。

如今,宠物经济不断崛起,携宠出游、返乡成为新的趋势,徐棋介绍,2020年春运期间,每天都有10万只宠物在托运的路上。当宠物成为家庭中倍加珍惜的家人,宠物托运的生意便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生意人。

空运改陆运,陆运交通工具降级,这是宠物托运行业赢得高额利润的常见方式。网友“亚瑞蒂奥”空运金毛花费了2600元,而实际上走大巴的成本最高不会超过400元。如果不出事故,这一单将为托运公司增加2000余元的额外收入。

徐棋介绍,宠物在托运过程中死亡的案例在行业中并不算少见。近十年来,宠物行业加速发展,宠物托运行业内部的竞争也随之上升。

而宠物托运行业非常分散,大多是中小型公司,缺乏统一的管理机制,也很难实现跨地区管理运输。“有些距离较远的运输,可能需要同行业间互相协助,有时候沟通不到位,配合不好也会发生意外。”徐棋说。

而成为宠物托运公司的门槛并不太高,首先托运公司要具有正规资质,一方面要向工商管理部门申请活体运输的营业执照,此外还要向交通运输管理部门进行活体运输项目的备案。

具备资质后,因宠物托运在交通运输中并不是一个很大的类目,相关管理部门较少在公司日常运营中进行监管,托运方如何对待宠物并无明确规定。

徐棋介绍说,正规的宠物托运车都需要配备空调,在天气热的时候会在笼子里配备冰袋、饮水设备、吸附水汽的碎报纸等等。碰到第一次托运的宠物,会提醒主人在其身旁放置一两件宠物日常的玩具或主人的衣服,减少动物恐慌的情绪。

托运方也需要掌握一些基本的兽医知识。小型犬在托运过程中出现低血糖、宠物肠胃有问题或老年犬身体欠佳,碰上这些情况,都要有相应举措。但这些要求,很多宠物托运公司并没有做到。

“说到底这是一个服务行业,如何服务好宠物,服务好宠物主才是行业的标准和要求。”徐棋说。

宠物托运的未来何去何从?

有数据显示,宠物托运市场规模已从2014年的212.5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548.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4.5%。

并且在未来五年里,专家预计中国宠物托运行业市场规模将以12.8%的增长率持续增长,到2023年,市场规模有机会突破829亿元。

在高速增长的市场下,行业问题也在不断浮出水面。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光是搜索“宠物托运”关键词就有91条投诉,问题围绕托运时间延期、骗走宠物、运输死亡、活体与货物混运、承诺与服务不符等,不会说话的毛孩子被当做货物一样送上车之后就陷入“听天由命”的境地。

纵观整个行业,各家托运机构体量小,并且呈现高度分散的状态。即便是宠乐游、舒宠快运、宠必达等规模较大的连锁型托运公司也同样问题不断。

除了大型连锁品牌之外,随意开店接单的小商家也比比皆是,尽管大多宣传配备冷暖空调、专业宠物人员照顾和开车十年以上的老司机,但没有完善的监管机制下,宠物托运仍处于混乱之中。

“但就眼下来说,完善宠物保险算是一个较为迫切的事。”徐棋说,宠物保险规则的完善一方面能够对交易双方产生一些行为约束,避免产生模糊、简单的霸王性条款。另一方面也是尽可能的对宠物、宠物主做一些切实保障。

从营收状况来看,徐棋透露,言语萌宠的单价在800元左右,毛利润在40%左右。从单价上来讲,盈利空间并不低,但大多数宠物托运公司还在打造供应链和拓展规模上,较少实现盈利。

“这个行业缺少巨头和资本的推动。”徐棋提到,前两年顺丰曾经开拓了宠物托运的业务——宠爱快运,但没有着重推动发展。“宠物活体托运和快递还是非常不同的,承担的更大的风险,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

从行业融资上来看,曾有两家宠物托运公司获得过资本的融资,分别是巴士宠物在201年拿到过筱光资本的A轮融资,还有一家舒宠快运在2018年拿到了晨曜资本的天使轮。近两年,并没有宠物托运拿到过资本融资的案例。

在徐棋看来,当宠物托运行业进入到人们的视线中,不管是负面还是正面都是件好事。

金毛siri事件的爆发之后,他也在宠物托运行业中发起了宠物托运行业协会,想共同制定标准,规范行业行为。不过他也感受到了阻力:“前辈公司感到疲倦,新兴公司还在观望,很多公司把宠物托运当作生意,而不是事业。”

 

本文转载自创业邦(ID:ichuangyebang),已获授权,版权归创业邦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1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