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NData-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
首富盖茨结束27年婚姻,1300亿美元财产分割比贝索斯更复杂
首富盖茨结束27年婚姻,1300亿美元财产分割比贝索斯更复杂

关于微软公司,盖茨夫妇离婚对其影响甚微。

王凡

棱镜

2021.05.04

图片来源: 梅琳达社交媒体

2021年5月2日,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公开发布推文宣布,和妻子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共同决定结束27年婚姻。

美国媒体爆料,根据其声称获得的一份离婚文件显示,离婚文件由梅琳达起草申请,理由是婚姻破裂无法挽回,文件要求法官裁定“在分居协议所述日期”终止婚姻关系,但这份分居协议并未包含在离婚申请中。

比尔盖茨在推文中写道:“在过去的27年,我们养育了三个很棒的孩子,打造了一个旨在让全世界人民拥有健康生活的基金会,我们将共同为这个使命努力,并继续为基金会工作。但是,作为夫妻,我们彼此不再相信可以共同成长并共度生命的最后时光,我们需要空间和隐私来开启新的生活。”

盖茨和梅琳达共同育有三个子女,大女儿詹妮弗·盖茨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全家人已经经历了一段充满挑战的时光,目前还在学习如何以最好的方式,来支持个人的过程和情感。”

盖茨女儿在社交媒体上发声,称全家正在历经挑战时光

这一离婚决定让外界大为意外。盖茨和梅琳达基金会的最大受捐来源巴菲特曾经评价称,梅琳达让盖茨成为更好的决策者,并曾笑称,如果不是梅琳达,也许不会将巨资托付给盖茨基金会。

关于微软公司,盖茨夫妇离婚对其影响甚微。公开数据显示,盖茨1300亿美元资产仅有少部分来自于微软股票,盖茨本身也在2020年3月从微软董事会辞职。

考虑到夫妇共同打造了全球最大的私人基金会,外界担心更大的影响将聚焦在基金会层面。

针对目前的盖茨基金会是否会“分家”问题,盖茨和梅琳达基金会对作者回应称:“比尔和梅琳达将继续担任基金会的联合主席和受托人,没有计划更改其角色或组织,他们将继续合作制定和批准基金会战略,倡导基金会的问题,并确定组织的总体方向。”

夫妻分开之后共同工作,并非没有先例。巴菲特和第一任夫人也曾在分居后一同致力于慈善事业。外界也在等待更多的财产分割的细节,以及离婚后的两人继续合体管理基金会将会带来怎样的实际影响。

图片来自于梅琳达社交媒体

财产分割比贝索斯更复杂

图片来自于梅琳达社交媒体

由于离婚申明措辞平和,外界普遍认为,两人将和平解决财产分割问题,但与贝索斯离婚不同的是,盖茨夫妇面临的财产分割更为复杂。

贝索斯的主要财富来自于在亚马逊的持股,离婚前,其持股比例为16.3%。在宣布结束婚姻3个月后,上市公司亚马逊向美国证监会递交的一份8K文件中显示,前妻麦肯齐将保留约4%亚马逊流通股的股票,这使她成为亚马逊的第三大股东,仅次于前夫贝索斯和机构投资者Vanguard,同时,麦肯齐将投票权交由贝索斯代理,因此在离婚后,亚马逊并未因控制权的不确定而出现股价巨幅波动。

相比之下,盖茨仅有少部分财富来自于创立微软而留存的持股。FactSet数据显示,比尔·盖茨拥有微软1.37%的流通股,价值超过260亿美元,其他大部分财富来自投资收益。

盖茨最大的资产,是个人投资机构卡斯凯德投资公司(Cascade Investments)。

1993年,盖茨当时的私人财务经理安德鲁·伊文斯夫妇涉嫌银行欺诈被判刑后,盖茨找到迈克尔·拉尔森(Michael Larson)担任大管家。该公司公开披露的5宗最大规模持股涉及的公司包括:加拿大国家铁路公司(Canadian National Railway)、垃圾处理公司Republic Services、消毒剂制造商Ecolab、饮料集团Femsa、以及农业机械制造商Deere。外媒还曾报道,其还在美国18个州买下24.2万英亩农业用地,但盖茨并不只是投资农田,他总共在19个州拥有268984英亩的各类土地。

除此之外,盖茨还通过其他实体进行科技和生物技术方面的投资,比如投资核反应堆开发商TerraPower LLC,以及肉类替代品生产商超越肉类等。

除了投资收益外,盖茨夫妇还共同拥有西雅图一栋1.25亿美元的豪宅,以及私人飞机、艺术品等财产。

一位西雅图婚姻法律师曾对作者表示,华盛顿婚姻法最典型的特点是“共同财产制”和“无过失”离婚,“共同财产不一定是均分,但秉承合理公平(reasonable and equitable)的原则进行分配。在实践中大约95%的离婚财产分配并不会由法庭判决(当离婚案没有走到最终庭审阶段),而是由夫妻双方协商决定,协商时大概率会走向五五均分”。

问及婚内一方“出轨”是否会在法庭判决时处于劣势,上述律师表示,是否婚内出轨本身并不影响财产分割的倾向性,但在华盛顿州有一个相关的概念“浪费共同财产”(waste of community property),即如果一方婚外情浪费共同财产,那么受损方可以合理要求补偿。

图片来自于梅琳达社交媒体

婚姻易了,事业难分

盖茨和梅琳达的离婚,也让外界好奇两人共同创立的基金会未来走向。

“伴侣有两层含义,而我们两者皆是:既是生活伴侣,也是工作伴侣。”在基金会2018年年信中,盖茨这样总结到。在家里,他们一同对子女负责、分摊家务:比尔·盖茨曾经每周匀出固定时间接送子女上学,让学校其他妈妈们跟老公抱怨,“连比尔·盖茨都在接送孩子,你到底能有多忙”。

和曾经的贝索斯和麦肯齐类似,盖茨和梅琳达也曾经是爱人和同事,所不同的是,麦肯齐在亚马逊创立初期给予贝索斯莫大的帮助,但当亚马逊业务从出版拓展至电商、物流、云计算、数字内容制作后,麦肯齐就逐渐淡出。

而曾经是微软同事的盖茨和梅琳达,却在盖茨离开微软之后,全身心投入基金会,并将事业的一部分紧密地绑定在了一起,不仅合体参加活动,而且在基金会运营中风格互补。

图片来自于梅琳达社交媒体

盖茨和梅琳达基金会的前任CEO苏珊·德斯蒙德-赫尔曼(Sue Desmond-Hellmann)就曾经在2018年对作者形容过这对夫妇的互补风格,其表示,梅琳达更关注企业文化和管理运营,而盖茨则更偏重数据导向,“梅琳达会问我有关文化的问题,她会问我基金会有多少女性员工,对于女性和非白人员工的工作氛围如何。我们在多元化、平等和包容性方面做得怎样等,梅琳达在很多事情上非常有经验,可能会打破外界对她的认知,她对于文化、管理有很多考虑”。

创立后的20多年里,基金会一直推进公益慈善、公共卫生、国际发展等领域的务实合作,致力于提高贫困人口的生活质量,推动发展中国家的减贫事业。在基金会的努力下,1990年以来,因为接种疫苗被挽救生命的儿童多达1.22亿,全世界接受基本疫苗儿童的比例上升至86%,发展中国家开始使用现代避孕方式的妇女达到300万人,贫穷国家的婴儿死亡率降低了三分之一。

近些年来,梅琳达在性别平等方面倾注心力,出版新书《女性的时刻:如何赋权女性,改变世界》。在书中,梅琳达分享了她如何在自己的婚姻中追求平等的道路,也探讨了许多人们关注的问题,比如童婚、避孕药的获取、职场性别不平等对待等。

外界将关注双方离婚后,是否会导致资源的重新分配,比如根据两人兴趣不同,在性别不平等或健康议题上发力,也不排除一方可能会开拓新议题。资源分配不仅仅包括财力,还有人脉和精力。

考虑到两人财富的规模,新议题被唤醒,或将改变很多人的命运。

 

本文转载自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已获授权,版权归棱镜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