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NData-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
12万元开个“菜吧”,钱大妈又讲起了无人菜柜的故事
12万元开个“菜吧”,钱大妈又讲起了无人菜柜的故事

钱大妈的野心并不止于扩张实体店,这一次,其以无人货柜的形式走进小区,试图能够拿下年轻一代的买菜钱。

黎文婕

锌刻度

2021.04.14

图片来源: pixabay

生鲜“黑马”钱大妈在上市前,又有了新动作。

无人货柜项目“菜吧”正悄然落地。根据钱大妈方面透露,目前旗下无人货柜项目“菜吧”已在深圳、广州开出了近百家网点,并开放了这两地的加盟。

在此之前,其实体店正在街道和小区门外不断涌现。凭借着“不卖隔夜肉”的宣传语、以及到点就打折的模式,钱大妈迅速拓宽市场,收割了一大批爱薅羊毛的大妈们的心。

而钱大妈的野心并不止于此。这一次,其以无人货柜的形式走进小区,试图能够拿下年轻一代的买菜钱。同时,看起来更“轻”的模式,也让更多加盟者蠢蠢欲动。

12万元开个“菜吧” VS 40万元开个实体店

身处深圳的刘茹,第一次注意到小区大门附近的“菜吧”,还是在这家菜吧开业当天。送完孩子回来的妈妈们和早锻炼刚结束的大妈们挤在五台大冰柜前,让刘茹不由得多留意了一眼,“这么近就能买到菜,看起来的确挺方便。”

“菜吧”由5台立式冰柜组成,里面的品类不少,包括面食水果蔬菜鱼蛋肉等,还不乏一些半加工菜品。冰柜旁侧还挂有塑料购物袋,可自取。晚上八点左右,下班回到小区的刘茹原本准备在“菜吧”买点小菜带回家,结果走近一看,货柜里新鲜蔬菜已所剩无几。刘茹推测这与其到点打折的模式有关,“菜吧”和钱大妈实体店一样,所有商品晚上七点后也会启动自动打折程序并当日出清,且在22:30后可免费配送。“一打折估计就被抢空了。”刘茹想。

刘茹发现,“菜吧”的确曾在一段时间里吸引了众多小区居民,但很快,热度就只停留在打折那段时间,甚至有很多大妈弃“菜吧”而去,回到了附近的“钱大妈”实体店或是菜市。

锌刻度从多位体验过“菜吧”的消费者处了解到,对于中老年群体而言,无人售卖的方式还有些陌生,从购买到支付,他们觉得并不够方便,更重要的是,他们更享受在菜市场讨价还价以及逐一挑选的用户体验;而对于年轻群体而言,他们买菜的时间多集中于晚上下班后,而7点后“菜吧”里剩下的蔬菜又很难满足他们的需要。

就目前来看,相较于消费者而言,加盟者的热情似乎更甚。毕竟,钱大妈半年狂开1000家店的劲头让不少人看好,加之即将上市的传言此起彼伏,不乏有人看中其中商机。

锌刻度从“菜吧”加盟负责人处了解到,“目前已经在广州和深圳开放加盟,目前有50余家加盟菜吧了,还有一些直营的。”

该负责人还表示,“一个小区最多只放一个菜吧,而且一般我们现在有了钱大妈门店的小区就不会再投放‘菜吧’。我们可以给你推荐小区,目前还有得选,但小区是有限的,以后开满了就会有竞争了。”

菜吧加盟费用细则

根据“菜吧”的加盟细则,一个“菜吧”前期至少投入五台冰柜设备,一般标准是6台,设备费用约7万元。此外品牌使用费、品牌保证金和贷款保证金各1万元,装修费分室内室外两种情况,分别需要1万元和2万元,开业宣传费用约5千元。前期一次性投入约12万元。

而后期费用则包括品牌管理费(19点前营业额的2%)、物联网卡使用费(100元/张/年)以及总营业额0.6%的支付手续费。

相较于实体店,“菜吧”的加盟投入相对较少。根据钱大妈实体店的招商手册,一家60平米的标准店至少需要支付3万元加盟费,按日结算的品牌使用费,品牌保证金和贷款保证金均为2万元,门店装修费用约8万元,设备采购费用约20万元,开业前广宣物料约2万元,此外还需投入门店租赁押金等其他费用。

一位钱大妈的实体店加盟商告诉锌刻度,“每天 19 点前的营业额公司要收取 1% 到 1.5% 作为管理费用,前期投入差不多需要40万元,但是此外还有人工成本、水电气等运营成本,所以相较而言,无人货柜的成本会低很多,风险也更小。”

无人售菜并非新鲜事,左右互搏的生意暗藏风险

若是仅从投入来看,“菜吧”似乎的确是一门值得加注的生意。但细究一番,无人售货这件事还真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

事实上,钱大妈并非第一个吃螃蟹的。此前已经有包括桃丘生鲜、嘉味食光、鲜为客在内的不少公司,尝试过无人生鲜这条路,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有不少社区都出现过无人生鲜柜的身影。

彼时因为特殊时期,无人生鲜柜的确曾风光一时。据齐鲁晚报此前报道,桃丘生鲜济南负责人曾表示,在疫情期间,一个生鲜柜的销售额可以达到2000元,比疫情前提高了800元左右。

但残酷的现实是,不久之后,许多无人生鲜柜都难逃无人问津的命运。

一方面,正如上文中和刘茹的观察一样,消费者们热情的消退成为了无人生鲜柜退出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据2020年末灵兽传媒的采访,在北京丰台区的一个小区内的无人生鲜柜早已布满灰尘,货品的标签也早已褪色,“这个得两年没人用过了,一开始生意挺好的,后来慢慢不行,老年人不太会用,旁边也多了很多能买菜的地方。”

而伴随着消费者的背弃,包括设备后续出现运营乏力、经营不善等一系列问题也接踵而至,甚至有不少以打折办卡的会员模式吸引消费者的无人生鲜柜,面临着退费困境。

“这种柜子刚开始还好,后来灯也熄了,没有人管理,里面的水果都烂成汤水了。”有消费者在社交媒体上反映。

锌刻度发现,早期的不少无人生鲜柜被撂荒之后,不少加盟者只能将生鲜柜挂在二手交易平台卖出。眼下,钱大妈能否绕过各种挑战,把这块硬骨头啃下来,仍是个问题。

二手交易平台上有许多人转卖无人生鲜柜

首先,人工运维是个难题。

虽然“菜吧”的加盟负责人表示,“日常所有操作都是要自己做的,早上七点盘点大概需要30分钟,负责群信息、售后和下午订货,晚上自助打折清货,清完货需要给柜子做简单的清洁。”

但据加盟投资过十台无人生鲜柜,最后不得不因亏本而放弃的杨越(化名)的亲身经历,无人生鲜柜的人工运维并不轻松,“叶菜、水果保鲜时间短,货物需要快速周转,从运营、售后到日常服务,每一样都很费时间精力。”

更重要的是,保证菜品的新鲜并不简单。

相较而言,“菜吧”由于背后有钱大妈的供应链,或许在菜品供应上有一定保障。因为在加盟后可以进入钱大妈的后台系统,登陆自己的菜吧账号密码进去就能订货,并且“钱大妈的所有菜品必须在系统下订单,不允许自己进货。”

但是,在杨越看来,消费者对无人生鲜柜的生鲜新鲜度的信任度,仍然很难与菜市、商超相比,“尤其是现在很多生鲜超市,包括钱大妈品牌下的实体店,大部分都开在小区门口,已经非常便捷了,在固有的消费习惯下,’菜吧’还很难与这些竞争者较量。”

除此之外,伴随着钱大妈实体店式的猛烈扩张,“菜吧”还可能会面临激烈的内部竞争。

毕竟,尽管其实体店的加盟规则中提到“满足辐射户数要求的情况下,门店与门店地图直线距离250米,并优先近的加盟商”,但正如界面新闻报道,截至2021年1月19日,钱大妈拥有门店总数3032家,其中加盟店2838家。加速北上拓店之后,钱大妈很难不面临门店密度的问题。由于外部竞争激烈和对市场份额的争抢,可能会影响加盟商的收益。

自媒体“IPO那点事”去年1月也曾指出,由于外部竞争激烈和对市场份额的争抢,钱大妈并未严格控制门店的密集程度,以深圳市华侨城片区为例,方圆不足一公里开了三家钱大妈,有的片区新店和老店只隔着200米的距离。

可想而知,“菜吧”或许也将面临同样的处境。

留给“生鲜赛道第一股”的时间不多了?

尽管困难重重,但对于钱大妈而言,布局“菜吧”或许有着更重要的意义,即为上市蓄力。

毕竟,牛年伊始,多家生鲜电商就陆续传出即将上市的消息。而叮咚买菜、每日生鲜,都先后传出了上市传言,并频繁被曝融资新数据。

这或多或少让生鲜赛道上的“黑马”钱大妈感到了压力。

钱大妈实体店结束营业后

据自媒体“食材榜”2月23日的报道,钱大妈也启动了上市计划,其上市计划不仅积极频繁出现在管理层口中,开店拓展的步伐也在加速,担当前线作战的加盟门店近来动作频频。显然,“菜吧”也很有可能是其寻求上市资金的激进之举。

在此之前,钱大妈已经饱受资本青睐。2017年6月份,钱大妈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是启承资本;2018年5月和7月,钱大妈分别获得了B轮和C轮的融资,投资方包括弘章资本、高榕资本和启承资本;到2019年年底,钱大妈再次获得了近10亿元的融资,由基石资本领投,老股东启承资本在本次融资中再次追投。

资本的支持,让钱大妈得以一路疯狂开店,从而抢夺市场,同时也有了争夺生鲜第一股的底气。只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资本对其的关注,也使得其压力倍增,讲出新故事,成为了悬在钱大妈头顶的巨石。

毕竟,生鲜电商这条赛道上的竞争与日俱增,据某企业信息平台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共有1.6万家生鲜电商相关企业,广东省以3800余家排名第一,江苏、山东分列二三位。2019年,相关企业新注册4093家,同比增长17.4%;2020年前八月注册量达3512家,同比增长34.5%。

谁也说不准,资本方何时就会另谋新星。

所以,也就不难理解钱大妈在近两年来的种种激进之举了,在重压之下,突围之前,钱大妈只能一路舍命狂奔。

 

本文转载自锌刻度(ID:znkedu),已获授权,版权归锌刻度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