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NData-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
当代年轻人娱乐实录:逃离KTV却在密室里“躺棺”
当代年轻人娱乐实录:逃离KTV却在密室里“躺棺”

密室逃脱,彻底出圈!

蜜桃君

互联网那些事

2021.03.04

图片来源: pexels

当代年轻人真的很喜欢逃离,他们要逃离北上广,逃离996……现在他们又在密室里频繁逃脱。

年轻人们,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手机关机,不被找到。密室资深玩家孙鹏飞说:“密室里的3小时,我可以不是我自己。”

2010年至今的10年,密室逃脱经历了爆炸式的增长,当代年轻人享受孤独,沉迷于自己的情绪,封闭、幽暗自成一体的密室,内含剧情、扮演、机械、逻辑推理,年轻人在这里释放自己。

中国一共有多少家密室逃脱门店?上万家!而这里,绝大多数是主打“肾上腺飙升”的恐怖主题。

疯狂扩张的密室逃脱,无法逃脱

Z时代年轻人有多爱玩密室逃脱呢?

不久前,金晨、李易峰、陈伟霆、朱一龙一起玩密室上了热搜,CP粉在线磕糖想打卡同款密室。

微博截图

杨丞琳在三个月内玩了11场,确诊为密逃重度上瘾。邓伦两季《密室大逃脱》常驻MC,开了一家自己密室,与众同乐。

更有某男团成员用连续两次约不同女网红玩“密室”,用塌房来给密室逃脱带来曝光。

玩过密逃的人都说: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没体验过“密逃”的人,一种是玩“密逃”上瘾的人。

其实,“密逃”并不是最近才有。

2004年,日本导演高木敏光在误打误撞之下发明了一款名叫“深红色房间”的Flash小游戏,画风简洁、情节丰富且有线索设置,短时间5000万人次试玩,但只有不到4000人最终逃出了密室,开启“密逃”纪元。

2006年,美国一群爱玩的游戏设计师,根据阿加莎的推理小说,创造“origin”的线下游戏,第一个真人密室逃脱游戏从此诞生。

但很长时间还是小众游戏,伴随着“沉浸式”概念的提出,密室行业才开始步入了转型拐点。

2015年,从央视辞职的导演满毅,创办TFS超级密室《风声剧场》。

现如今,密室逃脱已经成为中国最热门的娱乐形式之一。

来自美团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密逃市场规模,已经突破100亿元,消费人次也达到280万,全国门店超过15000家,主题个数达100万个,客单均价250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主打沉浸密逃体验的“游戏联盟”已完成了4000万元的A轮融资,融资后估值达数亿元,且在去年其用户增长率超过30%,营收达到2亿元。

来自艾媒数据

为什么大家喜欢玩密室?

中国人天生有密室逃脱的基因,我们太爱解题了。以前是考试,现在是密室逃脱。几小时内获得的是连续的成就感,一个个接踵而至的恍然大悟就像你在刮彩票中奖。

另一方面,综艺明星效应与游戏IP的效应加速密室逃脱发展。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在2019年《密室大逃脱第一季》的播出后,新注册密逃相关企业同比上升130%,达到598家。

密室逃脱,彻底出圈!

来自网络

 无“恐”不入,密室逃脱的尴尬

熬最深的夜,碰最辣的鬼。《密室大逃脱》的热播,让恐怖型的密室出“圈”。

大众点评数据显示,一线城市密室中,TOP5都是恐怖主题,以北京为例,搜索“密室”,共有10382个结果,绝大部分是恐怖主题,恐怖密室稳站C位。

位于北京朝阳区的游娱联盟,以病毒变异为背景的《埃博拉Ⅲ型》,每人368元玩2小时,经常满场。

失控与未知是恐惧的根源,却也不断挑逗着玩家的心弦。极度的幸福和极度的恐惧都能刺激二者分泌,然后就会感到快乐。

密室逃脱能火速出圈,成为95后最爱的休闲方式之一,得益于它超沉浸的刺激体验,而支撑体验的除了场景与剧本之外,最核心的就是真人NPC(非玩家角色,通常为恐怖密室的气氛担当)。

NPC扮演的气氛鬼给玩家来上沉重一击,密室的钱就感觉没有白花,刺激永生难忘。

为什么密室逃脱总是与恐怖挂钩呢?

对于商家来说,“高性价比”。

密室逃脱一般都需要有较大的空间与很多的机关,场景装修、机关设计、剧情安排缺一不可,花费巨大。

与之前的解谜、机械这些密室相比,恐怖密室的制作成本、设计门槛都比较低,但利润却高很多,商家逐利。

灯光幽暗所以看不清细节,装修要求降低省钱;在恐怖情绪刺激下,逻辑、判断能力下降,机关成本投入也降低,继续省钱;恐怖气氛容易营造,只要一个NPC,就能轻松让玩家尖叫连连,体验感拉满。

对于玩家来说,“体验感满满”。

大多数人玩密室并不是喜欢解谜、烧脑,而是寻求刺激和解压。美团数据显示,58%的密逃用户年纪在26~35岁之间,白天,他们在公司上班、享受996;夜晚,他们去密室释放压力。

商家和玩家的两厢情愿,恐怖密室于是流行。

大部分恐怖密室都没有剧情可言。它们套用常规吓人手段,让玩家在奔跑和尖叫中抵达终点,或者中途放弃,堪称财富密码。

一些从业者这样表达对恐怖主题的理解:“反正只要一黑,玩家自己就会害怕,我们也不需要什么装修了。”这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

2017年12月2 日,北京的胡女士在玩密室逃脱时,因作为游戏设备的梯子故障,导致左手腕粉碎性骨折。

2020年6月,武汉的小曾在参加密室逃脱游戏时发生踩踏事故,导致左腿4处骨折。

超过54%的玩家表示,玩过恐怖密室后会留下心理阴影。

当越来越多的玩家对恐怖密室的认知变成:“这个密室不好玩!因为ta不够恐怖!”“这年头不恐怖的密室都没有灵魂。”这种时候,行业也就离终结不远了。

 行业巨头尚未成长,边界还在蔓延

玩家疯狂追捧,行业持续火爆,但是密室生意真的稳赚不赔吗?

据天眼查统计,除了游娱联盟,密室逃脱行业仅有奥秘之家和筑梦文化获得了千万级融资,缔孚森文化和Pulupulu主题游戏馆虽然也获得了融资,但并未透露具体金额。

每年北京大概有200家新密室开张,200家旧密室倒闭。

一般小型密室投资100万元、中型密室大概300万元、大型密室则在500万元-1000万元不等投资。一家中小型密室,平均月客流量在3000人,人均消费140元,收回成本大概需要18到24个月。

一线城市人均价格在200元以上,月客流量一般都过万,单店营收流水过百万比较普遍,收回投资成本的时间较短。

单店营收过百万、18个月收回成本,表面看来,密室生意不难做,但真的是这样吗?

来自艾媒

融资成功的游娱联盟,拥有北京单主题收费最贵的密室,搭建了12个主题。整个游娱联盟收入,大半靠这12个主题密室。虽然当前已经进入了盈利期,但是还远远没有回本。

投入体量大、回本周期长并不是单独几家的问题。

门票是密室的主要营收,但因真人密室可容纳玩家数量有限,坪效天花板非常明显。

密室坪效比是密室经济效益衡量的最佳参数,密室坪效比越大,经济效益相对越高。为突破坪效天花板,密室品牌往往采用拼场、滚场、VR、现有空间等手段开展密室经营活动。

拼场就是将散客进行拼场,使密室容纳量达到上限。滚场就是利用时间差,同一时段有两个以上的场次。连锁密室品牌X先生已于2019年尝试滚场模式,效果显著。

结尾:

和KTV、网吧、游戏厅等较早兴起的娱乐消费一样,密室行业也将经历市场的淘洗, 密室逃脱的历史,其实并不长。

如今火爆的市场,在资本介入和大众的关注下,密室朝着规模化发展是必然。

然而如何保证密室逃脱这一风口不会成为昙花一现,不会成为一场赚取快钱的生意,恐怖虽好,但终究产品单一,人群相对较窄,也终有过气的一天。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那些事(ID:hlw0823),已获授权,版权归互联网那些事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