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NData-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
关于瑞幸“世纪爆雷”的4个疑问
关于瑞幸“世纪爆雷”的4个疑问

做空报告两个月后,瑞幸为何突然“自爆”?谁是真正的幕后推手?

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整合

2020.04.03

餐饮零售

4月2日晚,瑞幸咖啡主动发布公告披露业绩造假22亿元,并将责任归咎于COO刘剑及其4名下属,当晚瑞幸咖啡还宣布,公司正在评估不当行为对其财务报表的整体财务影响,将成立“独立调查组”, 对此次事件进行进一步调查。

关于此次瑞幸“爆雷”,以下是一些疑问和我们所知道的可能回答——

1、做空报告发布两个月之后,为何突然自爆?

距离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发布针对瑞幸咖啡的做空报告已经过去两个月,瑞幸为何突然承认业绩造假?

有报道认为,疫情造成的门店关停是压垮瑞幸的最后一根稻草——在 “死对头”星巴克宣布中国业务Q2损失4亿美元的同时,瑞幸咖啡不仅硬气地表示疫情对公司影响不大,丝毫没放松优惠券的发放力度。

线下流量锐减,优惠力度却没有减小,疫情对瑞幸的影响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大。

“线下场景作为受疫情影响的「重灾区」,重度依赖线下的瑞幸当然未能幸免于难,甚至在营收停滞的情形下,还得负担高额的租金成本、人力成本等多项支出,这对本就因烧钱扩张承受着资金重压的瑞幸更显局促。”

———《疫情之下遭遇重创 瑞幸能靠1块钱拯救“骨子里有伤”的自己吗?》

 “资本侦探”则推测,负责瑞幸咖啡审计工作的安永恐怕才是“背后功臣”。 作者推测,数据造假导致安永无法给出审计意见,无法公布2019年业绩的瑞幸不得不出面“自白”。

“瑞幸今年1月份在公司市值最高的时候…审计师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并未发现公司财务存在任何问题… (在看到浑水做空报告后)审计师们开始对公司系统订单及现金流进行重点关注,进而发现了瑞幸极为严重的造假行为。而由于存在以上造假行为,审计师无法出具审计意见,导致瑞幸无法公布2019年全年业绩。”

——《瑞幸为何自曝造假?刘剑是谁?刘二海和黎辉提前跑了?瑞幸会倒闭吗?》

2、22亿元的“假账”, CEO和董事到底知不知情?

2日当晚,瑞幸咖啡发布了一封内部信,称公司对此次事件的发生表示震惊,董事会已在获悉情况的第一时间成立了特别委员会开展独立、全面调查,并将COO刘剑及其下属等4位管理人员停职。言外之意是,董事会对首席运营官(COO)兼董事刘剑涉嫌数据造假一事并不知情。

刘剑其人是谁?据他本人的发言,公司所有“与收入、成本相关的事务”都归他管,“从成本的角度来讲,产品、门店运营成本、广告营销成本,以及公司总部的运营成本也都包括在内。” 这样一来, 刘剑确实是最直接的责任人。

不过,刘剑造假22亿元的动机何在?据“资本侦探”将其称为“不占股的十年兄弟”,推高股价对刘剑并没有好处,故对瑞幸咖啡高管层的“甩锅”行为提出质疑。

根据招股书的记录,刘剑在瑞幸并未持有任何股份,而是只拥有47408股期权,期权行权价格为0.1美元,行权期限为10年。这也就意味着刘剑在2019年仅有4740股期权可以行权,按照瑞幸暴跌前25美元左右股价计算,这不过才12万美元。对于刘剑来说,推高股价显然不是动机。”

——《业绩造假22亿 股价暴跌80%:瑞幸闪电上市神话破灭》

刘剑的持股比例

高管造假,董事会不知情的可能性有多大?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峰律师表示这是不可能的,“核心数据,而且金额这么大,怎么可能只有COO知道呢?”

所谓独立调查组的三名成员都是谁?

第一财经杂志发布的《瑞幸终于脱下“皇帝的新衣”》一文中写道,独立调查组由三位独立董事组成,分别是邵孝恒(Sean Shao)、濮天若(Tianruo Pu)、崴云聪(Wai Yuen Chong)。邵孝恒曾出现在1月份浑水针对瑞幸咖啡的做空报告中, 报告称邵孝恒是“危险信号“之一,他曾任职于18家上市公司的董事会,其中4家曾被发布做空报告、另有5家是反向收购的借壳上市,都可谓“臭名昭著”。 濮天若曾在人人网做过财务审计,崴云聪则有正大集团管理供应链的工作经历。

值得注意的是,后两位进入调查组的时间,恰好是瑞幸咖啡的董事之一刘二海退出审计委员会之后不久。刘二海是瑞幸咖啡最早的创始团队成员之一,其创始人陆正耀还在神州租车时期,刘二海就已经“在北美和他喝过咖啡”了。

刘二海至今仍是神州优车的董事会成员 来源:天眼查

3、瑞幸股价暴跌,高管套现的可能性有多大?

虽然没有确凿证据,但有迹象显示以陆正耀为首的瑞幸高管,很可能已经套现离场。

“愉悦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刘二海与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还有神州租车、神州优车和瑞幸咖啡的创始人陆正耀是一个“铁三角”… … 今年1月8日,公开资料显示黎辉以献售股的形式减持了3840万股,套现2.3亿美元… …”

                                                   ——Pingwest 品玩《深度/谁搞垮了瑞幸咖啡》

在瑞幸的管理层中,外界最熟知的是所谓的神州系“铁三角”:神州系创始人陆正耀、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其中,神州租车大股东陆正耀亦为瑞幸咖啡大股东,瑞幸咖啡背后的实控人。

神州系股权关系透视图 来源:天眼查

天眼查数据显示,黎辉和刘二海连续加注了瑞幸咖啡的A轮和B轮融资,将其估值抬高至22亿美元。A轮中出现的君联资本,是刘二海的前东家,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据传是大钲资本的LP;B轮中出现的中金公司,则跟黎辉的前东家摩根士丹利,一起出现在瑞幸咖啡上市保荐商的名单里。

在瑞幸咖啡年初进行的配售中,黎辉套现2.3亿美元。

作为瑞幸咖啡背后实控人的陆正耀,此前也不乏“黑历史”。此前,陆正耀与自己关系密切的一批私募股权投资者从神州中撤走16亿美元,而少数股东则损失惨重。而在此前的浑水报告中,陆正耀也曾有过一系列虚假交易的行为——

“通过收购宝沃汽车交易,瑞幸董事长陆正耀从神州优车转让了1.37亿人民币到他的关联方(老同学)王百因。优车、宝沃和王百因延期支付超过12个月,将向北汽福田汽车支付59.5亿人民币。现在,王百因新成立的咖啡供应商在瑞幸总部隔壁。”

浑水报告还披露了其他高管在对外宣称没有减持股票的前提下, 用质押的形式完成了套现。

“瑞幸的管理层已经通过股票质押兑现了49%的股票持有量(或已发行股票总数的24%),令投资者面临追缴保证金导致股价暴跌的风险。瑞幸的管理层强调,他们从未出售过公司的任何股份;然而,他们已经通过股票质押融资套现。抵押的股份数量几乎是他们全部股份的一半,按当前价格价值25亿美元。”

看来,神州租车时期 “上市-高管套现-股价大跌”的故事很可能再一次在瑞幸咖啡身上重演。

对如此长期大规模且有预谋的造假,以上配置的高管团队却“毫无察觉”。图片来源:《瑞幸闪电战》

4、瑞幸真的是割美国人韭菜,送中国人咖啡吗?

不少人戏称瑞幸是“良心企业啊,先拿了投资者的钱给群众免费咖啡。”实际上,这件事的影响可能不如此轻松。

瑞幸自曝22亿虚假业绩是历史性的丑闻,这件事的结果可能会拖累所有中概股公司。美国官方和投资者对中概股警惕性越来越高,此前彭博社曾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讨论限制美国养老金投资中概股

“一位公募QDII基金经理对《财经》记者表示,此次瑞幸暴雷可能会类似于2017年的红黄蓝事件,使其他中概股受到影响。“在美国市场上,投资机构会把中概股当一个整体来看,除了几个巨头之外,很少有人去仔细关注每家公司的业务。”

——《瑞幸咖啡自曝营收造假冲击波:面临诉讼索赔罚款,殃及神州租车股价腰斩》

华尔街对中国企业的数据真实性一向警觉,瑞幸虚假业绩事件只会让这种情形愈演愈烈。

“更深远的影响可能是对一级市场。未来,所有超速发展、持续烧钱的公司,其商业模式都会面临机构投资人和资本市场的严苛审视,同时IPO的可能性大大降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愈加顺应了眼下资本市场对于中概股的要求——想要IPO,先赚钱再说。”

——《中概股历史性丑闻,瑞幸造假 22 亿背后的代价》

 

实际上,瑞幸被浑水做空、美国律所发出集体诉讼,这正说明了“美国韭菜”不好割。
 一地鸡毛后,瑞幸丑闻对长期面对信誉危机,早已风雨飘摇的中概股公司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编辑:大闪电、董芷菲
封面图来源:瑞幸官方微博
+1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