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NData-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
1天烧1亿,每单比通达系低2元的极兔杀疯了
1天烧1亿,每单比通达系低2元的极兔杀疯了

10个月就让勤练了16年的“通达系”集体破功,极兔速递靠的是什么?砸钱。

电商君

电商报

2021.04.08

图片来源: 极兔速递官微

 

1天烧1亿,你根本不知道;这家公司为了花钱有多努力!

原本价格已经被打透的快递行业,再次传来价格腰斩!

最新的动向,极兔速递已经率先把快递价格打到2元了,不是在义乌,而是在河南、安徽这些传统的中原地区!

在义乌,别的快递公司把价格打到3元时,极兔速递可以1元发单:打价格战,咱就从来没有怕过!

与此同时,价格战带来的边际效应已经显现出来了。

如果你周末陪女友到深圳的东门步行街走一走,会发现东门步行街附近的巷道里密布着数量众多的“通达系”快递代收点。但是,尽管东门步行街人流如织,有些快递站点在大白天连门都没有开!

为什么不开店?快递店的老板对电商报说,一次发货超过10件,利润加起到只有2块多钱,做得越多赔得越多,做了不如不做!

这样的局面,可能是有着东南亚基因的极兔速递没有想到的:国内的快递公司真的这么不经打了吗?

而在很多网购用户的眼中,极兔速递就是那家“跨市都走了两天”,动不动快件被签收了还不给送到,有时承运的货物还“失踪”了的快递公司。

但是,对于极兔速递而言,这却只是它超速发展后留下的后遗症。

起码在大的战略打法上,极兔速递做得非常出色。

极兔速递母公司J&T Experess是印尼快递行业的霸主,在整个东南亚市场排名第二,去年3月才进入中国市场。

极兔速递没有进入中国前,“通达系”为了制衡顺丰速运和京东物流,多年来在价格上保持着微妙的攻守同盟:同城包裹稳定在10元的水平线,以最小的单差价不断蚕食顺丰速运和京东物流的市场;但是极兔速递进入中国后,一下子就带来省内同城包裹6元,省外8元的优势价格,“通达系”心照不宣地维持了好几年的价格垄断一夜之间土崩瓦解!

靠着每单比“通达系”最少低2元的差价,极兔速递飞快的打开了国内市场。从2020年3月到2021年1月,极兔速递以飞一样的速度在全国建立了近80个转运中心,全国省、市覆盖率达到100%。

半年后,极兔速递的日单量达到600万单,这个成绩有多可怕?百世做到600万单,用了整整10年!

这还不算,到了今年1月份,也就是进入中国10个月后,极兔速递日单量稳定在2000万单,要知道,国内快递份额最大的中通做到日单量2000万单,花了整整16年!

10个月就让勤练了16年的“通达系”集体破功,极兔速递靠的是什么?砸钱!你根本不知道这家公司为了花钱有多努力!

极兔速递的背后是红杉资本及OPPO系多个大佬,他们最不缺的就是钱和玩法!

据说,极兔速递手里握有100亿现金,有了钱,极兔速递在招人、建网站、补贴等方面就可以“任意胡来”了:去年7月开始,为了迅速扩大地盘,也是为了在几个月后的双11大战中跻身一线,极兔速递每天都要花掉1亿元!

终于,有快递巨头撑不下去了!

面对极兔速递的凌厉攻势,“通达系”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反击之一: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降价我也降价!

去年8月,“通达系”单票收入集体进入2元时代,其中圆通降价幅度最大,同比下降28.28%至2.16元。

对于降价,当时的中通解释得很明白了:“因市场竞争加剧,以及加大对网络合作伙伴的补贴力度所致”。

于是,一场席卷全行业的降价风暴就此开始了,在义乌,单票收入可以做到1.3元,有些快递公司还喊出了每单“8毛发全国”的价格。

反击之二:封杀极兔速递。

去年10月,韵达发布了一则通告:下属加盟公司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加盟极兔网络及承包区;在揽派两端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代理极兔速递业务。随后,申通、圆通等也加入了封杀极兔速递的行列,理由是对方“价格低、扰乱市场”。

显然,“价格低、扰乱市场”不可能是极兔速递的原罪,“通达系”封杀极兔速递的谜底就在谜面上:极兔速递在进入中国后,当时的快递网点还没有铺开,就发挥“蹭网”的精神,设法让一些快递加盟点同意承包极兔速递的业务。

而从极兔速递只用10个月日单量突破2000万单的结果来看,“通达系”对极兔速递的反制效果不大。相反,被封杀之后,极兔速递的搜索指数一路走高,很多用户第一次发现,原来我们身边真的有比“通达系”更便宜的快递公司!

这次封杀还暴露出一个致命问题:为什么这些快递加盟站同意承包极兔速递的快件?还不是因为他们利润微薄,而承包极兔速递的快件也是能多挣一些是一些!

近日,有消息称,圆通速递旗下妈妈驿站已向极兔速递开放,看来,一味的封杀已经阻挡不住极兔速递扩张的步伐了。

价格战打了这么久,由此带来的影响也是深远的。

首先是快递公司的单票收入下降,利润空间不断被挤压,快递企业普遍陷入“增量不增收”的困境。

根据目前几家上市快递的财报可以看出,顺丰速运、韵达、申通、圆通的1月份单票收入普遍下降了2成左右——尽管业务量增长了,但是收入的增长却大大落后于业务量增长。

更可怕的是,从数据上看,目前通达系中已经有巨头快递公司明显掉队,并且很可能就要作别这个行业了。巨头公司都混成这样了,未来,肯定还会有更多小快递公司被头部快递公司合并,这就是残酷的市场竞争带来的必然结果。

其次是快递站点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

价格战一来,快递公司必然会不断压减加盟商派费,在补贴加盟商方面更是越来越吝啬;同时,寄件的用户也越来越聪明,学会了货比三家,谁的价格低就用谁的快递,为了延揽生意,一些快递站点只能降低单费以维持长期的合作关系,导致利润进一步降低。在采访东门步行街的快递加盟站时,有一个快递站的老板就对电商报透露,去年,除掉平时的花销,他一年只挣了2万块,“老板做成这样,还有什么前途?”他无奈的笑着说。

再者,基层快递员的收入越来越低。

价格战的背景下,基层快递员更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去年9月,央视就报道过,有快递员在节目中吐槽说,他的到手派件费已降至4毛钱/件,扣除短信费、电话费后,一单只能赚个2毛5!

一单只赚2毛5是什么概念?就算每个快递员每天工作10个小时,一天能送200单,并且每个周末都加班,一个月下来,派单收入也只有1500元!

而且,价格战就像一个无底洞,很难看到终点!

快递价格战的两种最终导向

价格战之后,快递行业非常有可能出现两种导向。

其一,那些不动声色的提前准备好弹药拼到最后的头部快递企业可能成为市场收割机。

说到底,价格战只是占领市场的一个手段,这个手段大家都用过,无所谓正义邪恶之分。所以,价格战是财力战,更是心理战,考验的是公司的战略平衡能力。

从目前来看,价格战的第一个赢家已经出现了,它就是平时看上去不显山不露水的中通。

从2020年的几家上市快递公司的财报来看,很多快递公司的盈利是在不断萎缩的,但是中通是例外,它的盈利是逆势上涨的。原因很简单,如今中通的市场份额已超过20%,对任何一个行业而言,一个企业能做到行业五分之一的市场份额,一是在定价权上不会失语,更何况是快递市场这么庞大的市场。可以预期的是,随着中通在派件量上的持续领先,未来它和其他对手之间的差距还会越来越大。

第二,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第三方代收平台未来可期。

看过香港黑帮电影的人都知道,两个帮派之间斗争到最后,总会有一个第三方大佬出来和事,而在快递市场,这个第三方大佬就是有实力的代收平台,比如说,面向C端的驿站。

没有驿站前,我们经常看见在小区门口焦急的等待着收件人来取快递的小哥,因为他手中不止这一单,后面还有更多的单等着派送;有了驿站后,快递公司将快件往驿站一扔,就算完成了送件任务,对快递公司而言,工作效率较之前大大提升,所以,虽然彼此之间有激烈竞争,但是,各个快递公司对驿站都是欢迎的。

但是,很多驿站当前的状况是不让人满意的:在一些驿站,强制签收、拒绝送货上门、毁坏货品甚至丢失快件的问题不断发生,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驿站这个“利益平衡点”就有可能失衡,并且引发快递行业的重新洗牌:毕竟商业的本质是服务,只有把用户服务做到位了,企业的价值都能得到体现!

 

本文转载自电商报(ID:kandianshang),已获授权,版权归电商报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2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收藏